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608|回复: 9

[【灵异短篇】] [转帖] 恐怖故事   [复制链接]

Rank: 2Rank: 2

帖子
255
学币
374
学分
80
贡献
0
贝壳
0
文采
0
二月份的天 发表于 2010-4-29 13:33:15 |显示全部楼层
★恐怖故事标题★~见鬼

我蓦地回头,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撕肝裂胆的惨叫。我看见,刚刚还站在门外的珞琳,正摇摇晃晃地吊在客厅中央的百合花灯上……

   一 珞琳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这是见到珞琳后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彼时她坐在咖啡厅的一隅,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神情说不出的忐忑惶恐。一双纤细的手交替着绞在一起,紧张地颤抖。我挥手叫来了侍者,点了两杯咖啡。我想喝点热的东西可能有助于镇定她的情绪。侍者送来咖啡,离去的时候表情十分怪异地盯了我两眼。也许他无意中听到我和珞琳的谈话,引起了他的好奇。

  其实我跟他一样,对于未知的东西都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有一种窥探和揭秘的冲动。在此之前我并不认识珞琳。她是通过报纸上的一则“求购房屋”的启示而拨通我的电话的。她说她有一套位置优越价格优惠的房子急于出售,但是她开诚布公地告诉我,这个房子不干净,否则不会仅仅以一间厕所的价格出手。

  我觉得这真是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如果真的有鬼,我倒想为它烧上几柱香以示谢意。我的职业就是专门收购一些便宜的房子,然后再以高价转让出去。至于这间房子是凶是吉前史如何,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反正住的又不是我。

  “费小姐,我见过鬼。我曾经不止一次看见有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女鬼,摇摇晃晃地挂在客厅的百合花灯上。紫色的舌头沉甸甸地垂在胸前。。。”珞琳黑漆漆的眼睛瞪着我,牙齿喀喀地响。“我一天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自古以来都是卖瓜的夸瓜好,这个女孩的诚实让我肃然起敬。我决定跟她去看一下房子。结完帐走出咖啡厅,看见珞琳站在昏黄的夕阳里等我,手里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她的脸衬在黑衣黑裙里白得透明,吹弹得破。典型的一个气质冷艳的冰山美人。





  
已有 1 人评分学分 学币 收起 理由
vermouth3 -3 -5 被警告后仍未写读后感。

总评分: 学分 -3  学币 -5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2Rank: 2

帖子
255
学币
374
学分
80
贡献
0
贝壳
0
文采
0
二月份的天 发表于 2010-4-29 13:34:14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羊婆婆
  富华大厦位于繁华的市区,二十三层的高度在密集的住宅楼里鹤立鸡群。由于地理位置优越,一万五一平的价格在开盘伊始,便被抢购一空。三年前我在这里曾拥有两个单位,转手即赚了个盆满钵满。这里的房子一直都十分抢手,幸好珞琳不懂行情,否则这块肥肉亦轮不到我。我心里乐开了花,眼前漫天飞舞着花花绿绿的钞票。

  驱车到达富华大厦不过是半个多小时的路程。门卫居然还认得我,微笑着跟我打招呼:“费小姐,好久不见啊。”
  “故地重游,来看个朋友。”我说。
  “费小姐心地真好,当年羊婆婆孤寡一人,多亏了你的照料。”门卫啧啧有声地叹息,“不过也真是好心有好报,她将遗产都赠给了你。”

  我的心蓦地一沉。记忆突然象是被打开了闸口,前尘往事历历在目。三年前我还住在这里,羊婆婆是我的邻居。她寡居一人,体弱多病,尤其严重的是哮喘。午夜时分我常常被隔壁歇斯底里的咳嗽声惊醒。我很可怜她,便义务地照料她的饮食起居,直到她过世。没想到羊婆婆感激我的照顾,居然将房产遗赠给了我。这件事在当时曾经轰动一时,上了当日的报纸。我,费樱,以爱心大使的形象成为呼吁社会学习的榜样。

  珞琳悄无声息地穿过我们走了进去,面无表情。我连忙跟上。心里掠过一丝不安的阴影。
  “你好象很讨厌他。。。”我问。
  “他对每个进出大厦的女子都是一副馋涎欲滴的嘴脸,让我恶心。”珞琳皱着眉说。
  这个理由的确让人十分同情。珞琳是个很美的女子,一定不堪负累男人的搔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Rank: 2

帖子
255
学币
374
学分
80
贡献
0
贝壳
0
文采
0
二月份的天 发表于 2010-4-29 13:35:13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方亦铭
  电梯即将关闭的时候突然插进来一只穿着黑皮鞋的脚。接着,两只修长白晰的手分开了门,挤进来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男人歉意地对我说。

  他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身上飘着一丝淡淡的古龙水味道。烟草型的,清新优雅。让人第一眼便产生亲切的好感。
  “我是方亦铭。”他向我伸出手,微笑着说,“您也是这里的住户吗?”
  “我是费樱。”我说。“曾经是,现在不是,但也许以后就会是了。”我们一起笑了起来。
   “费小姐,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我就住在十一楼,电梯左手边第三个房间。”他顿了顿又说:“你知道吗?这里的电梯顶欺生,经常坏掉。你一个人搭乘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象我一样,被困在暗无天日的电梯里十几个小时。”

  电梯“叮”的一声在十一楼停住,方亦铭热情地向我道别。回过头来,看见珞琳抱着胳膊站在一角,冷冷地笑。
  “我看你要小心的应该是他。”她语气嘲讽地说。“这个人风流成性,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哦,你认识他?”我问。
  “整栋大厦的人都认识他。”她说,“他几乎勾搭过所有住在这里的女性,臭名昭著。”

使用道具 举报

论坛元老

监狱里的幽灵~~

Rank: 12Rank: 12

帖子
32136
学币
46000
学分
12004
贡献
0
贝壳
301
文采
0

现出原形-女 动漫小画家 创意星星勋章 复活蛋勋章

=Hayashi= 发表于 2010-4-29 15:13:18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这是连载的还是篇幅的?
zomok三篇我都看不懂??=口=

使用道具 举报

论坛少将

☀魔煞黑魂☀

Rank: 9

帖子
18684
学币
3839
学分
3495
贡献
1
贝壳
110
文采
0

复活蛋勋章

NicMing 发表于 2010-4-29 15:18:40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
你确定你转帖对吗?
没有恐怖成分orz
另加,偶看不懂==
再接再厉
哇哈哈,他很sexy~~ d^@^b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粉紅就是王道!

Rank: 15Rank: 15Rank: 15

帖子
56371
学币
104646
学分
13740
贡献
0
贝壳
382
文采
0

圣诞节勋章 版主

爱哭的女孩 发表于 2010-4-29 15:34:47 |显示全部楼层
三篇都没有联系到吧 ==
为什么要写一二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Rank: 2

帖子
255
学币
374
学分
80
贡献
0
贝壳
0
文采
0
二月份的天 发表于 2010-4-30 10:38:38 |显示全部楼层
★恐怖故事标题★~隐密花容

明峻杰在楼下等我。帅哥美女的珠联璧合,让背后这座大楼的所有窗子里,都射出了艳羡的目光。明峻杰斜靠着明亮的宝马车站着,双手插进休闲衣服的口袋里看着我笑,一口雪白的牙齿在黄昏的阳光里璀璨无比。他的笑容有一种洞察秋毫的意味,总是让我心惊肉跳。
我昂着头向他走去,用高傲的表情来掩饰内心的忐忑。这一刻我真正洞悉了所谓“高傲”的深刻涵意,其实,这两个字的同义词是自卑。我在距离他半米的位置停下,目光在空气中与他短兵相接。他气定神闲地从背后变出一束火红的玫瑰,对我说,顾韵,我爱你。我冷冷地笑了。每个人都会有习惯,就象我,每到紧张的时候,上嘴唇就粘在干燥的牙床上放不下来,犹如悬在空中七上八下的心脏。这个世界还是有奇迹发生的。正如我和明峻杰。

退回半年前,他连眼角的余光都不屑于给我。彼时,他的眼睛里只有云小杉。

人们的普遍惯性,就是只会注意那些光彩夺目的壁画而忽视其背后的灰色背景墙。我,就是那片无足轻重的背景墙。就象很多庸俗的故事一样,我喜欢上了朋友的男人。为了他,我做出了毕生的第一个重要的决定——整容。不得不慨叹现代医疗美容技术的发达,只短短几个月就让我破茧成蝶,由丑小鸭变成一个沉鱼落雁的美女。割双眼皮、垫鼻梁、隆胸,一套下来花掉了我几年的积蓄,也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从前工作的地方,是一间皮鞋专卖店。云小杉也是我们的顾客之一。每次她来的时候,明峻杰都双手抄在口袋里,靠在外面的宝马车前等她。云小杉有一种本事,能够让所有的店员都在她的指挥下汗流浃背;明峻杰也有一种本事,能够从日中等到日落,而始终面不改色。可见,美貌也是一种势力,男人是心甘情愿地被这种势力所降伏的。
跟云小杉的颐指气使相对,每次我蹲在地上帮客人试换鞋子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强烈的耻辱感觉。从小到大都是我在仰视着别人,自卑的种子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臌胀发芽,歪歪扭扭地长成一棵发着霉味的树。它的根就象魔鬼的爪子,深深地钳入身体里,动一动便是令人窒息的疼。因此整容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辞职。我搬了家,改了名字,而且很轻松地找了一份写字楼的工作。美丽的确是一张所向披糜的通行证。事业顺利,情场亦峰回路转。当我以一副全新的容颜重新出现在明峻杰面前时,从他惊艳的目光里,我重温了过去他注视云小杉的那种销魂的眼神。
这笔钱,花得很值。只是,在某一个清晨醒来,看着镜子里那张陌生的脸,身体里不禁蔓延着一种悲凉的伤感。我知道,他爱的只是一个性感的躯壳,并不是真正的我。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如愿以偿地将他留在身边了。这就足矣。
明峻杰载着我在车河里如鱼一般游走。车子里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让我迷醉。很多时候我都感觉这是一个梦,总是担心在哪天突然醒来,发现自己一无所有。我就象一个卑鄙的窃贼,胆颤心惊地享受着这偷来的幸福。
这种感觉曾经有过,但,留给我的是刻骨铭心的耻辱。
 犹记得那次云小杉邀请我去参加一个PARTY,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我一向不太喜欢那种场合。但她说她将要在那个舞会上展示刚刚交往的男朋友,于是我只好勉为其难地去了。漂亮的女孩子身边总是围绕着狂蜂乱蝶,而我,就跟个被人遗忘的木偶一样如坐针毡地坐在角落里欣赏着别人的热闹。正当我想要离去的时候,明峻杰出场了……    云小杉亲密地拉着他的手走到我面前,说,“莫默,这是我的男朋友明峻杰。”  我的心,嗵地一声,炸了。
明峻杰出于礼貌邀请我跳舞。色彩斑斓的霓虹灯在头顶旋转,就象飞起了满天灿烂的星斗。我的上嘴唇粘在牙床上,手心里全是湿湿的汗水。那颗近在咫尺的英俊的脸,让我紧张得几乎窒息。一曲终了,他乌亮的黑皮鞋上被盖满了苍白的脚印,一如我心底里汹涌的海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云小杉跑过来将他从我手里掠走,大呼小叫着卷入兴奋的人群中。而我再次坐在那里诠释着水跟油的永不融合的状态。知道么,其实你跳得很好。明峻杰在休息的片刻向我举起了酒杯,微笑着说,只是你太紧张了。
这不过是一句客套话。傻瓜都知道,他表现的如此绅士只是希望我能够在云小杉的面前帮他加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Rank: 2

帖子
255
学币
374
学分
80
贡献
0
贝壳
0
文采
0
二月份的天 发表于 2010-4-30 10:42:53 |显示全部楼层
百无聊赖中我去了一趟洗手间,站在洗手台前掏面巾纸时,手指蓦地摸到了一张纸条。好奇地展开来看,上面居然是一行潦草的碳素墨水的小字。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后面是一串手机号码。
看得出来写字的人是在极为紧张的情况下写的,字的首尾相连,出卖了他迫不急待的心情。这,分明是一张投石问路的求爱信。心在狂跳,有湿湿粘粘的汗,渗透在每个激动的指尖。——是明峻杰。因为自始至终跟我有过接触的只有他一个人。我怀着澎湃的心情回到座位上,再看明峻杰,怎么看都觉得他目光暧昧。没有想到,这么英俊不羁的男人,也会有柔情似水的浪漫一面。我看着他意味深长地笑。原来喜欢一个人,并不见得非要门当户对。爱情要来的时候,是没有任何理由的。那个晚上,我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一夜未眠。
第二天,我背着云小杉偷偷给明峻杰打电话。

  当话筒里传出他那磁性的声音的时候,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你好,你是哪位?”
  “我,我是莫默。”我结结巴巴地说,“昨天晚上,我看到了你写给我的那张字条……”
  “字条?”他愣了一下,困惑地问,“什么字条?我不记得了……”

  我的脸仿佛被人狠掴了一掌,疼得几乎渗出血来。这个放荡不羁的花花公子原来不过是在逢场作戏,而只有我这样的傻瓜才会意乱情迷地相信他!我手忙脚乱地挂断电话。眼泪,在刹那间哗哗地淌了一脸。

  不知何时云小杉走了进来,“好奇地问,你怎么了?”

  此时她的出现无异于火上浇油,我一把推开她扑进了卧室,钻进被子里呜咽起来。

  云小杉敲门,说,“莫默,我是来拿我的衣服的。”

  这句话有如醍醐灌顶,让我恍然大悟!——由于我没有合适的衣服去参加PARTY,所以临时借了她的衣服!而昨晚的那张求爱信,显然是之前明峻杰追求云小杉而留下的蛛丝马迹……这真是一场让人肝肠寸断的误会。

窗外不知何时飘起了霏霏的细雨。车子被堵在一个拥挤的十字路口。明峻杰的目光突然落在马路对面的一个女孩子身上。是云小杉。云小杉在一瘸一拐地追赶着一辆拥挤的公车。她手里半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头发湿漉漉地打在脸上,样子十分狼狈。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她在汹涌的人群中挣扎,但瘦弱的身躯敌不过别人的轻轻一肘。车子换了一茬又一茬,她却始终还在原地踏步。苍白的脸上烟雾氤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我的心情不自禁地抽搐了一下。


  世事无常。据说她在参加一次PARTY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从二十几层高的台阶上跌下来摔断了腿,在医院里躺了几个月后出来,就变成了一脚高一脚低的瘸子。于是,从前围绕在她身边的狂蜂浪蝶一夜之间杳如黄鹤,一去不归。自然其中也包括明峻杰。
  “你认识她吗?”我意味深长地问。
  “不。”他故作镇定地回答,伸出一条胳膊来搂我的肩膀。手,冰凉。一个人嘴巴可以撒谎,但行为往往会出卖他的思想。
云小杉瘸了之后,失去了原来锦衣华服风光无限的模特工作,沦为商场里的一名普通的化妆品销售员。明峻杰陪我购物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她站在柜台前面,对着每一个过往的人露出谦卑的微笑。她的目光总会恰到好处地绕开明峻杰,两个人似乎不约而同将对方从自己的生活中删除,不留一点痕迹。但旁观者清,我依然能够飞快地捕捉到她眼中闪过的一缕酸涩。云小杉已经认不出整容后的我,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站在明峻杰身边的高傲美女,就是曾经跟在她后面亦步亦趋的丑小鸭!在复杂心态的促使下,我在她的面前驻足,说,我想试试你的化妆品。
  她有几秒钟的怔愣,但随即换上了一副职业的笑脸。那个笑脸让我似曾相识。曾几何时,我也这样卑躬屈膝地笑过……她冰冷的手指小心翼翼滑过我的脸庞,带着化妆水的清凉。我睥睨着她,这一刻,我们的位置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走的时候,我买了她一大包化妆品。蓦然回首,看到她眉开眼笑地点钱的样子。她的笑容就象一根火红的烙铁,结结实实地烫了我一下。有痛,还有说不出的快感。
七月十五日是我的生日,明峻杰决定给我开一个盛大的舞会。我知道,这并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生日PARTY,也许就在这一天,我将会收到他向我求婚的钻戒。那天我再次走进了商场,请云小杉帮我做一个漂亮的妆。就在她蘸着各种化妆液一层一层地涂在我的脸上时,我用淡定的口吻告诉她说,我要结婚了。她的笑容在刹那间如烟花一般衰败,连掩饰都来不及。有晶莹的泪在她深遂的眸子里一闪而过,刚好跟我的心花怒放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个晚上,我穿上最华丽的盛装出现在PARTY上,微笑着走向站在人群前面的明峻杰。我闭上眼睛等待那深情的一吻,然而,等来的却是一声低沉的惊呼。然后我大惑不解地看着明峻杰一步一步地退出去,直到退出我的视线之外。
  从客厅里的一面镜子上,我看到了自己的脸。我的脸,不知何时布满了细碎的红色斑点,看上去就象一颗千疮百孔的烂桃子。我穿过四面八方尖刀利箭一般的目光,连滚带爬地逃回房间。怎么会这样?我手足无措地找出一堆卸妆棉,在脸上胡乱地涂抹。一低头,看见梳妆台上摆着一只包装得十分精美的盒子。
已有 1 人评分学币 收起 理由
MuM -1 转发帖子后请附上个人的读后感,否则将会采 ...

总评分: 学币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Rank: 2

帖子
255
学币
374
学分
80
贡献
0
贝壳
0
文采
0
二月份的天 发表于 2010-4-30 10:44:03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心中莫名地有种不好的预感。颤抖的手指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是两只晶莹剔透的粉色高跟鞋。其中一只鞋跟断了,身首异处地躺在那里……

  我惊叫一声,回头,看见背后盯着一双凛冽的眸子。 

  是云小杉!

  “莫默,你以为你整了容便可以瞒天过海,逃过良心的谴责吗?其实在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已经认出了你。之所以没有揭穿你的真面目,是因为我要顺手推舟地实施我的复仇计划。”云小杉冷冷地说。
  “你用的化妆品里被我放了大量腐蚀性极强的化学用品。这种东西可以让你的脸在很短的时间内溃烂化脓,形成永远都无法治愈的色素和疤痕。从此之后,恐怕你都得戴着面具做人了!”
  “莫默,别怪我心狠。当你在我的那双高跟鞋上做手脚的时候,你何偿对我手下留情过?你毁了我的一生,所以你应该得到报应!明峻杰会因为我的腿离开我,自然也会因为你的脸而抛弃你!哈哈哈……” 

  我在云小杉凄厉的笑声中,绝望地瘫倒。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杯我自己酿的苦酒,只能自己喝下去,没有谁会来代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帖子
29
学币
86
学分
40
贡献
0
贝壳
0
文采
0
xuan 发表于 2010-7-4 01:23:12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第一篇很像没头没尾的?不懂你到底在写什么,可以再继续讲下去+U+U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bottom

Archiver|手机版|xuehaiblog

GMT+8, 2020-6-1 07:04 , Processed in 0.020283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Template By Yeei. Comsenz Inc.

回顶部